第二十五章 夜战

跑盘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.la,最快更新邪神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就在王云龙拿出金疮药,俯身为女子治伤之时,女子毫无征兆的挥出右掌,一掌击打在了王云龙的胸口,将王云龙直接击飞了出去。om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王云龙惨叫了一声,翻倒在了一旁的地上,捂着右侧的胸口,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,这一掌显然将他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王云龙强撑着站起来,满脸怒容的看着女子,斥责道:“我好心救你,你为何要突然袭击我。”

    “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正义凛然,你动手抢夺别人号牌的时候,不也击伤了别人吗?”妙龄女子站起身来,哪里还有丝毫受伤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装受伤,好引诱我来上当。”王云龙又羞又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一个男的,你还会这么好心救我吗?”妙龄女子露出一丝狡黠之色,答非所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。”王云龙咬着牙,从牙缝中挤出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王云龙也知道自己是大意了,如果是换成一般的男人,或者是一个丑一点的女人,王云龙也未必会如此的大意。

    说白了,王云龙还是太年轻,一直在家族养尊处优,江湖险恶的事也听说过,只是等到自己亲身体验,才知道是截然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受了伤,肯定不是我的对手,识趣的话就将号牌交给我。”妙龄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休想威胁我,即便是我受了伤,我也一样能杀得了你。”王云龙露出一丝凶色,道。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窥视的楚封,在看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后,心中也微微有些吃惊,暗道:“王云龙的实力虽然不错,毕竟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,难免会为美色放松了警惕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突然转变的一幕后,楚封倒也不急着离开了,而是想要留下来静观其变,顺便也打着浑水摸鱼、渔翁得利的心思。

    就在楚封思量之际,事态又发生了明显的变化,只见王云龙抽出腰间宝刀,身形一纵、真气蓬发,向着妙龄女子杀去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,我也想领教一下你的手段。”妙龄女子娇呵了一声,从腰间取下一根软鞭,右手一扬,软鞭如灵蛇一般,向着王云龙撕咬而去。

    “咣……”的一声,软鞭击打在了刀背上,而后鞭子将长刀缠住,两个兵器僵持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找死。”王云龙大喝一声,握着刀柄用力一拉,强大的力道将妙龄女子拖拽了过来,而后飞身一腿,向着女子的头部踢去。

    王云龙的力气之大,超过了女子的想象,为了不让软鞭脱手,妙龄女子只能握住鞭子,但是身体确实有些失衡,更是无法完全躲开王云龙的一脚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的一声,妙龄女子伸出胳膊,挡住了这凌厉的一脚,但是整个人也被踢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云龙却是不肯放过她,扬起了自己手中的宝刀,向着倒在地上的女子砍去,宝刀的速度之快响起一阵破空声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宝刀砍在地面上,妙龄女子十分狼狈的打滚,才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刀。

    妙龄女子惊怒之下,也不会完全坐以待毙,右手挥舞着手中的软鞭,向着王云龙的胸口劈去,软鞭的凌厉攻势丝毫不弱于刀锋。

    看到女子的软鞭袭来,王云龙想要转身躲避,然而,却是不小心扯动胸口的伤,让他浑身一软,竟然使不出力气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软鞭击中了王云龙的胸口,王云龙再一次受到重击,口中再次涌出了鲜血,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“你的实力虽强,可惜你受了伤,现在不是我的对手。”妙龄女子从地上站起来,揉了一下被踢伤的左臂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说的不错,我现在的确不是你的对手,不过你要是想杀我,自己也肯定会受到重伤,同样不能从试炼中胜出。”王云龙怒极反笑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把号牌交出来,大家都可以不用受伤,你也可以去抢其他人的号牌。”妙龄女子蛊惑道。

    其实,妙龄女子也没有想到,王云龙的实力会这么强,即便是受到了自己的重击,依然有一定的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“哼,你倒是挺会打如意算盘。”王云龙憋屈异常,胸口仿佛要炸开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,妙龄女子打在他胸口的那一掌,已经给他造成了内伤,此时,他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一半,再撑下去伤势只会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王云龙这个人并不傻,只不过是处在血气方刚的年龄,难免会受到漂亮女人的迷惑,不过在遇到刚才的危机后,已经让他彻底的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冥顽不灵,那就怨不得我了。”妙龄女子一边说着,身体涌起一股强大的气势,手中的软鞭保持攻击姿态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号牌。”王云龙迟疑了片刻,最终还是做出了取舍,从自己怀里取出一个锦囊,里面露出了四个号牌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看到王云龙拿出了号牌,妙龄女子露出一抹喜色,说道。

    王云龙的锦囊之中,一共显出了四个号牌,只不过王云龙将两个号牌,又装回了那个锦囊之中,另外两个号牌则是揣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看到了王云龙的举动,妙龄女子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锦囊里有两个号牌,我身上有两个号牌,你想要哪两个?”王云龙发出一阵惨笑,而后,将锦囊往东侧用力的扔出,锦囊飞快的射进远方的丛林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云龙的身形也动了起来,向着西侧的方向飞奔而去,俨然跟锦囊射出的方向相反,而去逃窜的速度奇快无比。

    “混蛋,居然玩这种把戏。”看到王云龙的举动后,妙龄女子娇叱了一声,道。

    妙龄女子现在有两个选择,如果向着锦囊的方向追去,那么王云龙就会趁机逃跑,她也就只能得到两个号牌。

    如果,妙龄女子去追逐王云龙,那么有可能将王云龙截住,但是王云龙肯定会拼死反扑,即便她能够杀了王云龙,最终也不免会受伤。

    一个是凭白得到两个牌子,一个是拼着受伤得到四个牌子,王云龙显然是抓住了她的心里,才会施展出这种手段,想要保住其中的两个号牌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就饶过你。”妙龄女子嘀咕了一句,转身向着东侧追去,想要放弃追逐王云龙,只要锦囊里的两个号牌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妙龄女子追寻锦囊时,看到了一个人影从远处闪过,正好是在锦囊飞射的位置,显然是要跟她争夺锦囊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妙龄女子娇叱了一声,没有想到除了她和王云龙,这里还有其他人在窥视。

    那个人影离着锦囊的方向近,先一步夺走了装着号牌的锦囊,让妙龄女子不禁十分恼怒,斥道:“那个锦囊是我的,你给我放下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影没有说任何话,而是侧过身来、弯弓射箭,一道箭光飞射而出,目标正是追逐而来的妙龄女子。

    妙龄女子看到箭矢迎面射来,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,赶忙向着一旁闪避,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躲过了这致命的一箭后,妙龄女子翻身躲到树后,探头向箭矢射来的方向望去,看到一个男子闪身而过,消失在黑暗的森林中。

    “我记住你的身形了,如果让我再遇到你,我一定会报今日之辱!”妙龄女子娇叱了一声,冲着人影消失的方向,喊道。

    求推荐票,求推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