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回宗

跑盘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.la,最快更新邪神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孙师妹,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楚封冷笑了一声,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妹不敢,小妹只是觉得,冤家宜解不宜结,只要师兄能放过小妹,小妹自当感激不尽。”孙妙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,你想要怎么感激我。”楚封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师兄能放过小妹,那棵忘忧草和被杀男子身上的财物,小妹都可以赠送给楚师兄。”孙妙儿咬了咬牙,说道。

    “忘忧草和这个男子的财物,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了,孙师妹这么说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楚封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看到楚封理所当然的样子,孙妙儿恨得咬牙切齿,但是又不好发作,反问道:“楚师兄,那你想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把你身上的灵药和晶石也交出来,我就可以放过你。”楚封笑道。

    “楚封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”孙妙儿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欺负你又怎么样,你还真想跟我拼命不成。”楚封挑衅道。

    孙妙儿一双美眸瞪着楚封,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,将随身包裹丢在地上,说道:“好,我可以把身上的财物都给你,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楚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笑道。

    楚封跟孙妙儿也没有深仇大恨,能够兵不血刃的获得最大的利益,才是楚封追求的目标,才能让他在修炼之路上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孙妙儿缓缓的向后退去,双眸一直紧紧的盯着楚封,楚封现在得到了她全部的财物,如果还要动手杀她的话,她也不介意跟楚封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当然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孙妙儿也不会选择同归于尽,所以尽量将身形躲在树后,防止楚封用弓箭攻击于她。

    目送孙妙儿离开之后,楚封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,楚封不是一个意气用事之人,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,才是楚封行事的风格。

    而且,只要有了抢劫的这些资源,楚封的修为和实力就能更进一步,即便再遇到孙妙儿,楚封也未必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确保孙妙儿离开之后,楚封将忘忧草挖了出来,也取下了彪悍男子和孙妙儿的包裹,将他们都直接放进了古画之中。

    将财物都搜刮完了之后,楚封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走到了彪悍男子身旁,打量着他咽喉处的伤口。

    彪悍男子被银针刺穿了喉咙,伤口附近成了紫黑色,证明银针上面肯定有毒,而且银针锋利无比,并没有留在尸体上面。

    楚封远远的看过三人的战斗,在根据彪悍男子尸体的方向,推断出了那根银针的位置,并且沿着那个方向找去。

    只见,在彪悍男子尸身后面的不远处,一颗大树上插着一根银针,银针附近的树干一片乌黑,显然正是杀死彪悍男子的银针。

    楚封手上戴着玄丝手套,倒也不怕银针上的毒药,将银针从大树上取了下来,发现这根银针锋利无力,而且银针的表面有银光流动。

    孙妙儿在施展银针的时候,楚封因为距离离得较远,并没有看到银针本身,而是看到一道银光划过,并且带着一股强大的真气波动。

    楚封心中隐隐有一种猜想,孙妙儿刚才施展的招式,很有可能夹杂着真气出体的效果,否则,银针绝不可能有如此的威力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枚银针有可能是一枚法器。

    楚封也来不及分辨太多,将这枚银针小心翼翼的收藏,也不愿意在这里继续逗留,向着一旁的丛林中奔行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里,楚封没有再寻找灵药,而是一直躲藏在暗处修炼,等到了约定会合的时间以后,才向着忘忧谷的会合地点走去。

    楚封来到了忘忧谷谷口附近,并没有直接下去等候,而是等到天罗宗几名弟子现身后,楚封走过去跟几人会合。

    楚封走到了会合地点之后,发现一共有四个人在场,分别是郑东义、刘铭、苏静、许辉四人,其余四个人却是还没有会合。

    “小弟楚封,见过郑师兄和三位师兄、师姐。”楚封走到了会合地点,对着四个人拱手一礼,道。

    “楚师弟不必多礼,上一次咱们分别之后,你可曾再见过马诚如师弟?”看到了楚封之后,郑东义脸上露出一抹异色,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师兄,自从上次和师兄分别之后,小弟就再没有见过马师兄。”楚封微微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郑东义随口应了一声,脸上露出了些许失望之色,随即开始闭目养神、不在搭理楚封。

    郑东义刚才的话可以说颇有深意,根据郑东义刚才说的话,楚封猜测他应该没有找到马诚如,也就是说他没有机会得到金雕蛋。

    那么,金雕蛋的归属有两种可能,第一种就是被金雕再次夺回,而马诚如有可能死了、也有可能逃走,第二种可能就是马诚如夺走了金雕蛋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根楚封没有太大的关系,完全是郑东义和马诚如之间的恩怨,楚封也没有必要过多的询问,也走到郑恩义的另一侧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经过了十天的磨练之后,众人都是身心疲惫、身上带伤,所以都没有过多寒暄的意思,也各自坐在一旁静修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个时辰之后,不远处响起一阵动静,楚封抬头望了过去,发现了一个俏丽的身影,正是天罗宗的弟子孙妙儿。

    孙妙儿也发现了楚封的身影,情不自禁的瞪了他一眼,强忍着怒意没有发作,对着其余的几个同门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天罗宗的弟子禁止自相残杀,不管楚封和孙妙儿有怎样的恩怨,也不可能当着郑恩义的面打斗,否则两个人都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孙妙儿也想过,将楚封抢劫自己财物的事情,向郑恩义和其余的同门告状,并且让他们为自己主持公道,但是,孙妙儿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此事,她相信楚封也肯定将证据销毁了,自己现在将事情揭发出去,只能是自取其辱、被人耻笑。

    这一次参加任务的一共有九人,到了约定时间集合的只有六人,除了马诚如之外、还有两名弟子没有回来,很有可能遇到了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在郑恩义的要求之下,众人又等了两天的时间,其余的人以为郑恩义是担心三人的安危,只有楚封知道郑恩义更在乎金雕蛋。

    郑恩义、楚封、马诚如三人,以郑恩义的修为和实力最强,如果三个人获得了一颗金雕蛋,那么肯定是归郑恩义所以,所以郑恩义期待马诚如能够带着金雕蛋回来,只不过马诚如却一直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最终,郑恩义和楚封一行人,只能踏上了会天罗宗的道路……

    ;